二狗的女朋友

我的网名叫呆子,看这个标准丑穷矮搓的名字基本也就可以判定我周围的朋友都是什么货色,跟我同一条村的二狗在经历“专一男孩”“忧郁王子”“追风少年”“霸气龙爷”等网名后终于提升了一个档次,换了个我也不认识的非主流名字“┲﹊泪?6?2蔠嚸”。
当然我还是叫他二狗。
因为那个非主流名字我也不太认识。

二狗有个92年的女朋友,肤白,貌有一点端,气质不怎么佳,平日的爱好蹦QQ炫舞,另外加上溜冰。
这里的溜冰必须是旱冰,震耳的DJ歌曲,3块钱的门票,闪瞎狗眼的非主流少年大抵是这个小姑娘的最爱,因为二狗曾拿着这朵女子的八心八箭双卡双待跑马灯手机给我,叫我给她下载几首DJ歌曲。
二狗女朋友身材火辣,作风也大胆,下半身常年挂着5块钱一条的黑丝袜,不分秋冬。
二狗当然很喜欢她,把省的钱给她充值买游戏的衣服,在网吧开着机器让她继续跟游戏的老公来蹦炫舞。
二狗有时候跑我这里来玩,主要是跟他的女朋友下载她指定的“最新最嗨最流行”的音乐,不过我觉得这孙子来蹭饭的目的性可能更大一些。

某天,二狗忧伤了,满脸忧伤的看着我,说知道了一些他女朋友的秘密,要严肃的问我一些事情,一个初中没毕业的农村青年,忽然正正经经的问呆子哥这么忧伤的问题。他满是期待,期待呆子哥,给他一个合理的答案。
“问个毛,走,吃烧烤去。”

烧烤摊上,二狗压低声音跟我说:“她好像是每天都晚上上班,因为我每次晚上都约不到她,凌晨才下班。”
“服务行业可能会这样吧”我有点心虚,抓跟羊肉串边吃边安慰他道。
二狗急了:“我发现她电话经常凌晨2、3点都是正在通话中!”
“没事,可能她爹妈打的”我抓一根脆骨边吃边安慰他。
二狗急了:“还有,我有次跟她下歌,有个未知号码跟她发信息,一直喊她宝贝!”
“没事,可能别个发错了”我再抓一根韭菜边吃安慰他。

二狗再一次忧伤了,哭丧着脸。
我拍拍他的肩膀“把你手机拿来”。
我抹一抹嘴,拿着二狗的手机,找到“老婆”的电话号码,按下了拨号键。
一阵“啦啦啦啦”的DJ彩铃过后,二狗的女朋友接了电话。
“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唔,唔……”
“请问您是哪位?喂!喂!……听得到吗?喂!……”
二狗疑惑的看着我。“你怎么不说你是谁啊?你们没见过几次面,她当然不知道是你”
“我用谁的电话打的?”我瞟了二狗一眼,没再说话。

二狗花了5分钟默默地啃完一根鸡腿。
5分钟后……
“我草 !”
二狗一拍脑袋,抓起一瓶喝过的啤酒就跑。

发布者

呆子哥

强制综合症、重度闷骚患者、骑行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