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故事

在我转学到镇上的中心小学之前,我甚至还不大明白还有“校花”这个称谓。

你必须理解一个十几岁的乡土少年,当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在玩弹珠、收集洋画、玩泥巴的时候,似乎还不会注意到女同学们的脸蛋有多漂亮。尤其是这群姑娘跟自己一样,都穿着灰色的带着补丁的大人的衣服。

四年级的时候,我爹妈花了不少心血,努力把我送到了镇上最好的小学读书。很快,我认识到,这里不仅有五层楼高的教学楼,还有一个全校最漂亮的女生,她叫校花。

校花是我们二班的班长,在一群四年级的小学生脑子里,能成为校花,除了有漂亮的脸蛋,还要有漂亮的衣服。校花的爸爸在法庭工作,她家境优越,经常能穿着粉色的合身的衣服,这在90年代末的校园里,必须是让人羡慕的。

作为最漂亮的姑娘,在一群男生课间玩双杠的时候,校花总能成为这群屌丝永远也乐此不疲的话题。比如,隔壁几班的坏小子某某某在追XX 啦,那个成绩不好的打架王又写信她啦。

XX是校花的外号,带有一点的恶意,不会有人喜欢这个外号。

老师也很喜欢校花,校花美丽大方,成绩良好,家教出色,几乎挑不出缺点。但老师们好像永远都不知道,为什么男生们看起来都不那么喜欢校花,而都喜欢直接喊她那个恶意的外号呢。

为此,校花哭诉了好几回,班主任甚至明令禁止同学喊校花这个外号。

四年级的手工课,我把一张纸上的中国地图按省份原样剪下来了,并在不对照地图的情况下,用胶水把它们一个一个拼成了一张完整的中国地图!(好吧你要理解小学四年级学生的平均智商,这在当时的确是了不起的手工作业)老师甚至把我的作品,这个拼起来的、而且东北三省跟内蒙古交差的地方贴错了的中国地图,放到了教室后面的荣誉墙上。

当然,东北三省跟内蒙古交差贴错了是校花告诉我的。

那天在学校篮球场,早操后,校花走到我旁边说,“陈洁,你的地图有地方贴错了哦!”我虽有点尴尬,但显然还不太习惯说谢谢。而校花出现在我周围,几个偷笑揶揄挤眉弄眼的屌丝马上围了过来,并勾肩搭背满怀期待的看着我。

为了不让这些不怀好意的眼神们失望,我装了一个大B,翻了一个白眼“X X,关你屁事。”

校花愣了愣神,眼神里的失望,像下雨前巨大的乌云。

而我,俨然成了这群屌丝们的英雄。因为,我对校花说了关你屁事!他们不得不佩服我,让我自己都开始飘然。

这是校花第一次跟我讲话,也是最后一次。她很快就转学去了县城,我喊他X X的事,她也没有告诉老师。我也逃过了一顿来自班主任的皮肉之苦。

当然,校花转学之后,我似乎只忧伤了三天半。因为很快我分了座位,新同桌的漂亮姑娘很快在十一岁的呆子心中,取代了校花的位置。

ps:

现在的我能够理解当时男生们的想法。因为,

在同桌男生多偷看某女生多几眼就能传遍全班的情况下。每个男生,必须勇敢的不承认自己心中认为最漂亮的那个脸蛋。比如我,比如更多跟我一样喊校花为X X的屌丝们。一旦让这群同样喜欢校花的屌丝们知道了你竟敢喜欢校花,屌丝们的嘲笑讥讽必会让你崩溃的。

因为得不到,因为不敢想,因为不敢让人知道自己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似乎有点恍然大悟,不敢努力的屌丝们最好的朋友永远是自己的右手。这也似乎能解释,为什么小学中学校园的坏小子们,才能追到美丽的初恋姑娘。

十多年后,希望这个道歉,还不算太晚。

“对不起。”

发布者

呆子哥

强制综合症、重度闷骚患者、骑行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