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吊打是怎样一种体验?

1

2009年的时候 我正在玩一款虽然古老但生命力依然旺盛的网络游戏——《大话西游2》
对于当时正火的魔兽世界及其他RPG游戏玩家们来看,这是一款看起来比较“弱智”的游戏,理由很简单,回合制不就是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吗。当然是小孩子才玩的游戏。
我当然不这么看,我倾注了太多了心血在这款游戏里。
作为一个略孤僻的孩子,我所在的南方城市并无多少人玩这款老气的游戏,我始终一个人做任务一个人玩游戏、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

我想成为服务器的单挑王。

我花了半年时间练了3世女魔转生的帐号只为这个种族对HP的修正系数、废寝忘食的研究单P的攻略、给自己配置了一整套只为打架而用的装备、与小号结婚给宝宝喝了“解除混乱”这种奇葩的金丹、甚至买了7只一模一样的召唤兽——它们是7只顶着两只凶猛兽角的黄金兽(经知友提醒只有一只角,年代久远我都快模糊了)。他们属性不一、或者敏捷高、或者力量高、或者敏功一体,相同的一点是,他们都是3转160满级的召唤兽。还有一个相同的名字:分别叫护士姐姐轻点/慢点/快点/猛点/重点/好点/爽点
我在擂台上切磋的时候,甚至无聊得每回合都招出来一只玩,对方永远都杀不死直到对方打出来一个大大的瞪眼表情 #24。

我的包袱里永远都有的几样东西是,杀人香、解药、双加这类杀人越货的药物。

我的属性只为单挑而生,敏捷快不过BOSS,脱掉装备连一次技能都放不出来。但是我确有足足42W的血量,物理抗性满,双反震75,抗内丹效果。
简单来说,力量型的攻击我,我不会掉血、法术型的攻击我会根据对方的杀伤力自伤75%,而很多的法术攻击性玩家血量很少超过10万,更多的情况是他们放出技能后确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

没人会带我玩,没人会带我任务。

我喜欢变成一只猴子,在长安的擂台站着看风景。看看仇人有没有上线,偶尔去天宫的千里眼查一查他们的坐标。

有一段时间与别人杀得正红眼的时候,朋友们问我在哪,我要么在皇宫打架、要么刚偷袭完别人在地牢挂机坐牢。

我努力的成果没有白费,我在服务器内慢慢有了一点名气。当然这点名气都是在皇宫一次一次打架打出来的。
人族pk我觉得一点也不无聊,前面的试探属性,中间的控制对手,后期的召唤必杀技能。甚至自己被控制的拜托、召唤宠物的时机、进攻或防守的选择,都有很多技巧在里面。

某次我在皇宫连杀本服务器的RMB战士帮会的两名好手,战士按耐不住也来向我发起挑战,虽然他全身装备的价值已十倍于我,而且还有本服务器唯一的一只神兽。但他并不是专业单挑的属性、没有针对性的打法,依然是我胜。
RMB战士在服务器本就嚣张跋扈,仇家众多。经此一战,世界频道还有为我鼓掌的朋友。还有特意加我好友说杀得好的小号。

这样的生活没持续多久,游戏发布了新的资料片。

彼时的大话西游2已在走下坡路,新的游戏与玩法层出不穷,开发组为了刺激新的消费与在线时间。发布了新的资料片更新了更新更强大的符文、仙器装备、召唤兽技能。当然要获得他们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哦不对,不需要时间,需要人民币。
一把顶级的武器就需要近2W人民币。而制作它的过程很简单,一把一把武器来合成,没有失败的几率,没有系统爆出的可能。只需要慢慢的合成至最顶级的仙器。
没错,就跟某白金大嘴巴独创的某X途游戏模式一样。

我发现了这些变化,但变化太快,怎么也赶不上。
几个月后我再次站在皇宫的时候,我输得精光、彻底输掉的那种。

进入战斗画面、对方带着的是整个服务器也没几只的神兽颜如玉。
身边陪我的是护士姐姐轻点,虽然它只是普通的野外可以抓到的召唤兽、可它是我从0级到满级一手带大的宠物,亲密度最高,也是我最亲信的伙伴。不知陪我经历了几千场的战斗。
我把护士姐姐敏捷加到了1500,正常情况下,护士姐姐会在对方出手前换掉对方的MP,让他无法出手。可是对手带的是敏捷超高的神兽,我怀疑对方会用同样的招式对付我换掉我的MP。我思考了几秒钟,护士姐姐拉我双加药,我自己4混神兽颜如玉。这样即使我被换掉MP也能保证出手。先稳住形势、我这么想。

可是护士姐姐它都没来得及出手,对方根本不想试探我的属性,颜如玉先出手直接换死了护士姐姐。
对手也出手单混我本人、我满属性的抗性,也被他2万一把的武器虐成渣渣。
我的头上都冒起了象征混乱的法术、不受了自己控制。慢悠悠的砍向了对方。
对方讽刺性的冒出了红色的-1。
好在第二回合解除了混乱、我开始调整,并招出了另外的召唤兽等待机会。
僵持一阵、我好不容易杀死了他的召唤兽,下一回合召唤兽还复活了,我记起来了这个技能前天刚有人再卖5000RMB一本,想必是被他买了罢。

过后我再次中混、他招出了另一个神兽,我轻轻松松被神兽换死。
我不服气,连续5场发起挑战、连续5次都与白无常喝茶。

同样的招数、同样的死法。
死亡回轮回司前的一瞬间,战斗画面先切换回了皇宫围观的群众。
“带个黄金也敢跟带神兽的pk 还连杀5场 这不找死吗 真是傻X”

发布者

呆子哥

强制综合症、重度闷骚患者、骑行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