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

剧本

一、 室外
男1手捧玫瑰,在楼下大喊“XX我爱你”(俯拍)
二、 室外
女2咄咄逼人,近景特写。
“你有tiffany的戒指吗?你有ferrari的跑车吗?你有临海的大house吗?”
男1手捧玫瑰,欲语不得,哑口无言,步步后退。

女2鄙夷,耻笑,“什么都没有你也敢来追求本小姐?玩儿蛋去把!”快步走开
男1表情呆滞沮丧。

男1跪地哭泣“为什么,为什么我注定得不到真爱”

三、 室外
“不要伤心,你还有我”女1声音
男1抬头,看到女1后哭声更大
仰拍特写女1,浓妆艳抹,粗壮勇猛。(女1可由男生反串)

女1手搭在男1身上“难道我们真的不可能吗?”
男1正色,坚定的摇头。
男1起身,欲走。(特写定格腿)
女1双手抱住男1。
男1挣扎,无果。

黑衣墨镜大汉三五个,给男1带上黑头套,拉上面包车(中景)
男1喊“放开我,快放开我”
女1跟上车,车开。

四、 室内
男1被扔到床上,脱头套,欲起身,被女1抱住,扔在床上。
男1努力挣脱,开门,门口站着黑衣墨镜大汉三五个。

男1惊讶,呆滞。
女1把男1拦腰抱起,扔在床上。

男1手拿被子,满面娇羞,躲在角落。

五、 室内
女1抱着男1睡觉,男1拿开女1胳膊,女1胳膊腿齐上阵,压住男1

六、 室内
男1趁女1睡着,偷偷起身,开门,欲逃跑。
男1开门,门口站着黑衣墨镜大汉三五个。
男1苦笑、后退。
女1继续把男1拦腰抱起,扔在床上。

七、 女1正在看穿越言情剧,桌面纸巾满地,零食堆积。
男1躺在女1旁边,一脸郁闷。

随着故事情节变化,女1时而痴笑、时而癫狂,时而狂喜、时而欲语先流泪。

电脑声音“四爷~不要离开我~”

女1流泪,“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555~”
女1回头“亲爱的你说是吗?”
男1不见了

男1怒吼“穿你妹的越啊。”用塑料凳子砸向女1的头。

特写女1,凳子稀烂,女1毫发无损。
女1起身,男1步步后退,女1暴走,一拳打在男1左眼。
(幕黑)

七、女2咄咄逼人,近景。
“你有tiffany的戒指吗?你有ferrari的跑车吗?你有临海的大house吗?”
男1(左眼发黑)手捧玫瑰,欲语不得,哑口无言,步步后退。

女2鄙夷,耻笑,“你眼睛化个烟熏妆当熊猫啊?就这个鸟样你也敢来追求本小姐?玩儿蛋去把!”快步走开
男1表情惊讶、纳闷。
自言自语“烟熏妆?熊猫?”
男1摸眼睛,“哎呀,好痛”
男1陷入沉思。
—-倒镜头—特写女1揍了男1一拳
独白“莫非我真的穿越了?穿越?真的穿越了?”
八、
男1发愣痴呆中。
女1双走抱住男1“为什么不理我”。
男1挣扎,无果。

黑衣墨镜大汉三五个,给男1带上黑头套,拉上面包车(中景)
男1喊“放开我,快放开我”
女1跟上车,车开。

九、

男1被扔到床上,脱头套,欲起身,被女1抱住,扔在床上。
男1努力挣脱,走到门口欲开门,突然 领悟。
男1讨好,主动跟女1讲话。
十、
男1主动给女1倒茶。
男1主动给女1捶肩。
男1主动给女1看电视。
女1趴在床上,男1给女1按摩。
女1睡着。男1打开电脑。百度,输入双色球开奖号。把开奖号写在手上。

男1偷笑“哈哈哈,只要我知道彩票开奖数字,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彩票中奖,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嘿嘿~~ ”

男1偷偷开门,门口站着黑衣墨镜大汉三五个。
男1小声地“我、我想出门买个彩票”
“买你妹”某大汉一拳打在男1右眼。
(幕黑)

十一、

“你有tiffany的戒指吗?你有ferrari的跑车吗?你有临海的大house吗?”
男1(双眼发黑)手捧玫瑰,欲语不得,步步后退。
男1惊讶、看看手心的数字,狂喜!
男1争辩“等等,车子房子全都不是问题,等着我,明天就有!”
“神经病”女2走开
十二、
“彩票店、彩票店在哪”男1不停念叨
男1跑步,撞到人影。
男1抬头,看到女1,沮丧。“又是你”
女1纳闷“为什么要说又呢?”
女1抱住男1“不要跑”
男1“说吧,车在哪”
女1“咦,这你都知道”
男1翻白眼。
黑衣墨镜大汉三五个,给男1带上黑头套,拉上面包车(中景)
男1喊“慢点开车啊”
女1跟上车,车开。

十三、

男1被扔到床上,脱头套。
男1讨好,主动跟女1讲话。
男1主动给女1倒茶。
男1主动给女1捶肩。
男1主动给女1看电视。
女1趴在床上,男1给女1按摩。
男1“要不你再打我一拳把”
女1怜爱的“你都成熊猫了,我怎么会打你呢”
女1睡着。
男1看看手心的开奖号码,心想“我已经知道了彩票开奖数字,只要我出门买它100注彩票,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彩票中奖,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男1双眼红肿,用力撞墙。痛!
男1双眼红肿,头缠纱布,手拿板砖,敲自己脑袋。痛!
男1双眼红肿,头缠纱布,嘴角出血,手拿棒球棍,敲自己脑袋。痛!
男1已经惨不忍睹,手拿各种砖头,正欲敲自己脑袋。

十四、
一只手拦住男1,上帝出现。

“不就是要买注彩票吗?为何不试试彩票管家手机客户端呢?”
男1接过手机。疑问“彩票管家客户端?”
—————-旁白广告——————
“彩票管家手机客户端,首创~~~~~有~~~等功能,注册方便,兑奖轻松。~~~~(各种广告词)”

end、
男1睡醒,突然睁眼。
女1“你醒啦!我刚才突然接到电话,说中了100注双色球一等奖呢”
男1大喜,坐起。“那钱呢?”
女1拿起一张银行卡晃一晃“当然叫他们打在我的银行卡里了呀,有了这么多钱,我们就可以长相厮守啦”
女1(满足的幸福的)抱住男1
男1失声无言哭泣呆滞苦笑
男1突然暴走,拿起棒球棍,朝自己脑袋砸去
——–幕黑 全剧终——-

老爹的工地

我爹读书时当过班长,写得一手好字。但不如妈妈精明,言语不多、闷头闷脑。年轻时做过几次生意,被人用假钱坑了两次之后再不愿踏入买卖行,幸有一身苦力气,遂丢弃了笔头拜师学艺当上了泥瓦匠。

多年以后的他,仍然是个老实巴交干工地的,干工地的是个形容词,大工小工木匠电工们都在这里凭手艺或力气谋生,酷暑寒冬都得上阵,条件那是不一般的艰苦。三线城市工地上也几乎没有任何规范条例。仅有的保护措施大抵也只是头上一顶安全帽,而且很多人怕热,也不乐意带。以至于我老娘常拿我爹来教育我跟弟弟,“你们要不好好读书,就跟你老头一样,日晒雨淋的做事,几照夜!” 只可惜一语成谶,我跟弟弟都没把书给读好。

从小就很少见我爹笑,一天的体力活,恐怕对谁也难有好脸色。即使后面当上了小工头,烦心事那也不必从前少,再冷再热都得早起准备工地上用的家伙始儿,中午吃饭的烟跟酒菜,下起雨来又得停工。过年时就更惨,催帐等钱过年的工人再家里巴巴的等着发钱买年货、麻木不仁的镇长支书酒桌上高称没钱给,还得赔着笑脸装孙子,您先给点,先给点我要对付要过年的工人。

我妈说老爹不止一次的喝多后哇哇乱叫,“我苦啊,我好苦!”

初中的暑假,湖北农村电改工程启动,我陪着他去天鹅镇上换新电表。工人们每个人都背着一背包的工具,手上拿着上电线杆的脚蹬,肩膀扛着梯子,挨家挨户的换表。我帮忙扛着梯子,替他放好。开工的时候我也帮不上忙,躲在阴处玩耍,以及捡起来换下的铜线收集起来卖钱,这在当时的我还是一笔额外的零花。梯子上的老爹身形略笨拙,他肚腩大,在户外梯子上转个身都是一身汗。烈日下的背影把人照得晕晕乎乎,我望过去,确总是刺眼。

高中寒假,汤池镇上电线翻新。彼时我已经20岁了,肩膀虽不够成熟,但也能干得了一些活计。汤池镇离我家不近,妈妈替我换上了破旧的鞋子外套,开始了能发工资的民工生活,工资按天算,一天80,但实际结钱是按一天100给我了。

冬天天气很冷,我的任务是早上用三轮车将一车的工具从住处推到干活的地方,并在开工的时候及时给大工们递上锤子电钻等杂物。晚上再将一车工具拖回来。早上没出太阳的时候,特别的冷,手压根就不想拿出来。镇上有条下坡路,早上是下坡得扯着千万别冲下去,晚上得把绳子绑肩膀上拖回来。

住的地方很简陋,是一间废弃的中学教室,里面空空荡荡,地上是干稻草,上面是棉絮,这就是大家的栖身之地。晚上撒尿就在门口菜地。做饭是专门请来的大伯,拿手的一定是大锅煮罗卜,冬天吃起来,暖和。

做饭的大伯爱说话,眯着眼睛看大家吃饭,总是大家吃完了他才吃。那阵子他正在跟其他几位工人学怎么斗地主,输了两百多后才分清楚地主能多拿三张牌。

“我寂寞呀!”大伯常跟我说,并讪讪的摆弄着二胡。二胡是他自学的,我毫不怀疑他自学二胡的天分,老歌拉起来摇头晃脑的,很有味道。晚上大家斗地主的时候,都会要求他拉几首曲子给大家助兴。

也有遇到好心的店家,汤池镇上温泉刚刚火起来,大街上都是周边城市来这里泡温泉的小车。有家酒店老板想改造下家里的线路,大家晚上花了几个小时,爬上爬下的给弄好了。老板坚决的留大家吃饭,并把做饭的大伯也接过来了。
熙熙攘攘的酒桌上,是老板自家亲戚酿制的白酒,以及并不高档的香烟。他们喜欢排场,讲究辈分。吃饭一定要敬酒,“要给对方面子”,很快的,就与老板称兄道弟起来。
我吃得快,也喝不了酒。在酒楼门口闲坐,屋里喧嚣吵闹,远处的霓虹有点晃眼。

为了抵御体力活计的寂寞枯燥、工人们几乎全部都爱喝酒抽烟、他们最感兴趣的话题一定是女人。小嫂子,大婶子,打起嘴仗不含糊,开起玩笑来尺度相当的大,我在的时候他们会收敛一点,并骂对方“你看xx雀雀都没长齐,你个狗日的少说几句”

堂弟陈群后来也来老爹的工地干过活,他对这些工人的评价是:“老狗日们的色得很”

跟着这样一个整天搞水泥钢筋电钻搅拌的老爹,我理所当然的浸淫了好多工地情结。大妈也说我屌丝,这个没法否认。

再往后,修加工厂挖沟、搬木头、弯铁架子、往搅拌机里倒沙子等等活计。跟着工地干了不少活,也更知道了从前老爹的不易。

我本性古怪固执、不爱听任何人的说教。好些年前,熬夜打游戏、课堂睡觉、打架的事一个都没落下过,请家长也几成家常便饭。老爹每次接到通知,都是灰头土脸、巴巴的赶到。在个冰冷破学校面前,在颐指气使的某些2B老师面前,他的怯懦、软弱、谦卑都写在脸上。踹完我两脚后,还得点头哈腰的给老师送礼。我当时当然不齿,但后来想到,所有这些责任,都在我自己作恶。

有人刚出生就伴随家族的各种助力,但更多的还是像我这样普通如众人,能被推上的高度已是他们的极限。诚如网文所言,父母能给你的,往往都是他们最好的。(送几张我在工地的干活图片吧)
———————————————————————————————-

123 124 125

不给操的绿茶婊

人总是爱幻想的动物,精明的商家们当然深谙此道,他们亲手制造的屌丝逆袭故事一个比一个狗血,连门不当户不对的屌丝黄渤都能跟挺胸翘臀的林志玲出双入对打情骂俏。你说你看到这一幕,作为一个常年撸管屌丝男你能忍?

导演也恨不得从屏幕里伸出头来告诉你:还不赶紧的学学人屌丝黄渤,只要你傻了吧唧的一个劲对人好、睡了女神那压根就不叫个事!

屌丝如本哥哥我这样的,倒是赶紧的把门关好,看着志玲姐姐的大长腿撸上一管便睡了。

也有不死心的屌丝,呵呵去洗澡都阻挡不了他们的热情。面对女神,别说请客吃饭,买爱疯请旅游都不在话下。可惜偏偏遇上的女人身份太过神秘,只要屌丝请客,吃喝玩乐到场。确总是在生日节日的节骨眼上难觅佳人芳踪,你若胆敢表白,立马送上好人卡一张。终极绝招仍然还是,不给操。

如果用绿茶婊来形容这类女人,倒也有八九分确切,在薄情的世界里,你当然不值得她来驻足,偶尔的停留,那也是宝马车坏了,坐坐你这破自行车权当歇脚。你可能想不通,为什么你用尽全身力气对她好,笑话短信、起床电话、吃饭电影一个也不少。但一到重点时刻,却用最最老土的一招,就地手机关机消失不见,甚至连一句呵呵去洗澡都懒得发给你。

对于死不了心的屌丝来说,最难受的地方就在这里,这个神秘的姑娘永远都号称单身,不拒绝任何人的追求,与你保持着小范围的暧昧,不给你任何机会融进她的圈子,普通朋友就已是最好的注脚。

前一刻你还编织着属于两个人的美梦,后一刻只需要高富帅的一条消息,就可以让你白忙活一整个周末。然而站在女人立场,这事再简单不过,骑驴找马的活儿,她一点都不生疏。她既不想粘上你这个大山炮,但是面对这送上来的桃子,不吃那也是白不吃不是。

我的朋友老李前几天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她朋友跟男友约会吃饭,这妹子由于一直玩手机,男朋友多次劝说不听,男朋友愤而离席。

普通之如老李的妹子们反应大概是“卧槽尼玛这饭钱得该老娘我来掏了”。想必心思缜密、风月不惊的绿茶婊们要是遇到这种情况,只需微微一笑,在社交网络上更新一条带地址带自拍带磨皮带美颜带照片的状态。“心情好烦哦,好想找个人说说话。我在XXX”

下一个屌丝立马就揣着钱包吭哧吭哧的赶来了。

二狗的女朋友

我的网名叫呆子,看这个标准丑穷矮搓的名字基本也就可以判定我周围的朋友都是什么货色,跟我同一条村的二狗在经历“专一男孩”“忧郁王子”“追风少年”“霸气龙爷”等网名后终于提升了一个档次,换了个我也不认识的非主流名字“┲﹊泪?6?2蔠嚸”。
当然我还是叫他二狗。
因为那个非主流名字我也不太认识。

二狗有个92年的女朋友,肤白,貌有一点端,气质不怎么佳,平日的爱好蹦QQ炫舞,另外加上溜冰。
这里的溜冰必须是旱冰,震耳的DJ歌曲,3块钱的门票,闪瞎狗眼的非主流少年大抵是这个小姑娘的最爱,因为二狗曾拿着这朵女子的八心八箭双卡双待跑马灯手机给我,叫我给她下载几首DJ歌曲。
二狗女朋友身材火辣,作风也大胆,下半身常年挂着5块钱一条的黑丝袜,不分秋冬。
二狗当然很喜欢她,把省的钱给她充值买游戏的衣服,在网吧开着机器让她继续跟游戏的老公来蹦炫舞。
二狗有时候跑我这里来玩,主要是跟他的女朋友下载她指定的“最新最嗨最流行”的音乐,不过我觉得这孙子来蹭饭的目的性可能更大一些。

某天,二狗忧伤了,满脸忧伤的看着我,说知道了一些他女朋友的秘密,要严肃的问我一些事情,一个初中没毕业的农村青年,忽然正正经经的问呆子哥这么忧伤的问题。他满是期待,期待呆子哥,给他一个合理的答案。
“问个毛,走,吃烧烤去。”

烧烤摊上,二狗压低声音跟我说:“她好像是每天都晚上上班,因为我每次晚上都约不到她,凌晨才下班。”
“服务行业可能会这样吧”我有点心虚,抓跟羊肉串边吃边安慰他道。
二狗急了:“我发现她电话经常凌晨2、3点都是正在通话中!”
“没事,可能她爹妈打的”我抓一根脆骨边吃边安慰他。
二狗急了:“还有,我有次跟她下歌,有个未知号码跟她发信息,一直喊她宝贝!”
“没事,可能别个发错了”我再抓一根韭菜边吃安慰他。

二狗再一次忧伤了,哭丧着脸。
我拍拍他的肩膀“把你手机拿来”。
我抹一抹嘴,拿着二狗的手机,找到“老婆”的电话号码,按下了拨号键。
一阵“啦啦啦啦”的DJ彩铃过后,二狗的女朋友接了电话。
“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唔,唔……”
“请问您是哪位?喂!喂!……听得到吗?喂!……”
二狗疑惑的看着我。“你怎么不说你是谁啊?你们没见过几次面,她当然不知道是你”
“我用谁的电话打的?”我瞟了二狗一眼,没再说话。

二狗花了5分钟默默地啃完一根鸡腿。
5分钟后……
“我草 !”
二狗一拍脑袋,抓起一瓶喝过的啤酒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