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的故事

我的前前东家卖座网是个新潮且有浓郁创业风格的公司。大抵是老板们既年轻也都出自企鹅的缘故,这儿的气氛一直都很轻松和谐年轻有爱。
作为一家有格调的公司、即使总共才3 50来人,人少逼格不能少,同事彼此之间的称呼也必须用英文。
办理入职的时候,hr给了我一支笔,要求写下自己的英文名。如你所知、当其时的我也并无多少学识,是个标准的山炮。老老实实的拿着笔写着自己本名的拼音。CHEN JIE。
未几,再看看其他入职同事都开始介绍自己是may、johnny之类的,我去、这尼玛不是拼音名啊。
当然这可难不倒我、老汉我急中生智,拿过笔来,划掉JIE,E改成A,擦擦汗这也算是标准的广式英文了。

自此、我也开始习惯喊他们“rose,等会去不去打球?”“table,一会去吃啥?”以及大家天天喊我“钱”“钱”“钱”了。
打这时候起、我的手机上除了二狗、铁锤、王钢蛋们,又多了一堆jesen、kevin、rose、susanna等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
除了收获了这个拗口别扭的英文名、在卖座网其他打眼都能看的到的好处是:上班时间6小时、来去不用打卡、迟到多久都不扣钱、上班可以打cs、包括请假都照常发工资、三两个月不到人事小妹就开始问大家投票下次活动旅游去哪里游玩。

往后好长的一段时间里,哥是如此的怀念它。就像被关禁闭的囚徒怀念偶尔放风的权利一样。原因只因我当时所在的Z公司比山炮的自己更山炮,Z公司不仅禁掉QQ不让登录,老板整天也不管啥事、唯一一大乐趣是没事闲逛检查员工们有没有在看新闻。
想起自己曾大大方方的刷新闻资讯、去豆瓣泡小清新、没事码字憋豆腐、跟之前的boss们一起打cs,再看此情此景着实令人唏嘘。

来到Z公司之后,我几乎都忘了英文名这回事。除却公司原因,更重要的可能是,大家都习惯喊我呆子了。

直到有一天,我打开电脑,后面一声惊呼传来。
“为什么你电脑上有我的名字,暗恋我也不要这么明显好吗?”

我回过头,重新认识了这个脸上永远挂着盈盈笑意、而且也叫chan的姑娘。
wpid-img_20140320_184625

发布者

呆子哥

强制综合症、重度闷骚患者、骑行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