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头发的文艺青年

我年轻时候,家里是出租光盘的。2000年以前、古惑仔系列电影以摧枯拉朽的姿态横扫了全国所有初中少年们的课余谈资。在家乡的小镇上,下晚自习后去我家看陈浩南跟东星干仗,比经过杨二寡妇家时趴窗户偷看更让我们感兴趣。虽然全镇上没一个人去过香港,但是电影中铜锣湾的“渣fit人”陈浩南的确太过风骚,让我们幼小的心灵长久的留下了装B的种子。

我也幻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学浩南哥、做一名有着忧郁长发的男子。如此以后、身边就会有大把跟电影里舒淇、黎姿、杨恭如一样或风骚或性感或清纯但一定会很美丽的大姐姐。当然后来我意识到身边是否有漂亮的大姐姐跟是否是长头发关系不怎么大的时候,我已经学会看黄色杂志并且强烈的向往大姐姐的温柔乡到底比自己的右手好多少倍。

后来我很失望,因为有天我再电视里看新闻的时候,看到浩南哥的老婆细细粒竟然嫁给了一个五短三粗拄着拐杖重点是头发一点也不长的老头子,我很替浩南哥不平,甚至自己用报纸做了一把砍刀,想去跟浩南哥报仇砍了这个老头,然后就可以跟着浩南哥成为洪兴的另一个扛把子。
我计划了一整个下午,先去县城找舅舅借钱,买两袋奇味葱油饼跟一大瓶健力宝、然后从四里棚扒火车到香港。砍了老头以后功成名就回家乡,回来后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是让手下出马,威胁打过我屁股的数学老师张星元不许再教书了。
当然这个想法最后被夭折了。原因可不是我不敢砍他,主要是跟我妈要去县城的路费她没给。

不光不给路费、老妈知道原因后还不让我看电影录像了,这实在是让人烦恼。

看不了电影,我只能看看由20首歌曲精装N合一的劣质光盘。于是我又认识了一些长头发的会弹吉他的家伙们。
虽然这些个家伙们没浩南哥帅和会骂对方“扑街”,但一样的是他们身边还是有很多很美丽的大姐姐。我的长发梦就一直在心底疯长起来。

所以,从那以后我就产生了一个情结,一看见长头发的汉子就莫名地羡慕和激动,认为自己碰上了玩音乐的,仔细瞧瞧他后面是不是背了一把吉他,随时都可以弹一首。可是那时候的大街上,敢出格留长头发的大多数是没有上学的小混混,我有次在游戏厅遇到一个长头发的家伙要走了10个游戏币,他问我要钱,我没敢说话,把裤兜里游戏币都给他了。因此我很生气,2004年的时候,政府贴了告示说要严打犯罪分子,我特别想跟市长写信、要求严厉打击留着长头发确不好好干音乐写诗歌的家伙们。

鲁迅先生说过,真正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因为我的长头发情结,我坚持认为,一个真正的文艺青年一定要留着长长的头发,风吹过来的时候微微甩一甩头,并用手往后捋一捋头发,帅得简直不行不行。可能有朋友会认为我这个观点有失偏颇,并指出有些文艺青年们并不留长头发,但他仍然是个牛逼的文艺青年,那我认为,他一定是没出名之前就留过长头发,后来光景不好把头发剪了卖掉了换钱吃饭,因为文艺青年们都比较穷,很可以理解这件事。反过来说,一些不怎么文艺还坚持要留长发的家伙们,我会认为他涉嫌伪装文艺青年,目的是为了欺骗小姑娘上床,不信让他们来弹一弹吉他,肯定弹得不咋滴。

发布者

呆子哥

强制综合症、重度闷骚患者、骑行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