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的故事

在我心目中 “条”在粤语中是个很特别的量词。
条不在量某个,范围大得离奇,也算是好奇怪且娱乐的存在了。
形容人的,果条女、条仔、条友、条八婆。
形容物的,条肠粉、条街、条村。

很搞。

第一次文身

几个月前 我第一次尝试了文身
图案很简单 在右臂 穿上T一般都也看不到
没与朋友讲 就几个老友知道
就像某些情绪 不说不管
野蛮肆虐的生长

一直以来 我都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
突然想要的 想尽办法也必须马上要得到
文身也是

之前几乎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也不知道突然受了什么刺激
然后马上知乎上找相关文章 深圳的文身店
关于图案也是找楚楚帮忙设计 还在淘宝找了个文身设计师 结果也因为想法不明确没有成功

虽然没考虑好具体的图案 但起码心里有了一点底
那阵子特别的烦恼 愁云惨淡
就想要个宽恕 要个解脱

预约了文身师傅 赶着周末就去了店铺
花了半小时跟师傅确定了图案
很传统 甚至有点沉闷的十字架
对我来说 我希望是对自己的宽恕 forgive

师傅很熟练 在一旁画图
我望着窗外 此时的深圳刚刚入热天

太阳有点大
闷 像自己

文身过程无甚了了 没有想象中那么疼
现在回味偶尔还有种莫名快感
以后说不定会文个更大的
谁知道呢

文身店的猫在旁边蹦蹦跳跳个不停
一旁的接待小妹好像是新来的
对文身过程莫名的好奇
不太正常的围观了好久

我一直没吭声
看着机器在身上滋滋的声音
偶尔师傅力道大了一点
还会龇牙咧嘴一下

文好后包上了保鲜膜
淡定的学单臂杨过
坐地铁 吃东西 回家
就是晚上流出的血水有点渗人

但一切只要有时间
没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现在再看看
不也文得挺好么

我也不知道文身代表的是什么
是仪式?是安慰?还是自己内心永远不与人知的某些东西

仁慈的父 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 我的自负
图像 1

直到世界尽头


尽管一动不动、摆在桌子上的时候,这五个家伙也还甚是扎眼。
醒目的配色、极高的相似度、简单并不浮夸的造型,很适合干活无聊的时候看着其中一个、再想到漫画中的某段剧情、也能发呆好一阵子。
好几个同事看到都夸他们可爱得紧、也有特地来问他们是在哪买的,我都哈哈笑称别人送的、万能的淘宝就能买到。


才几个月不到、带它们搬了4次家。
收拾他们走的时候、随手装进背包,到新的地方,直接拿出来放好。
偶尔傲娇的流川还会从底盘掉出来,得按住帮他站稳一点。
这本是小事,倒也算不上矫情。
离职走人、新人入定再正常不过。新的一切都得慢慢熟悉。
不过我总是习惯旧友故事,周末吃饭哈皮,也老是找陈队磊仔梁sir这班旧地老友。


武汉来深圳的高铁上,手机循环播放就是这首歌。
哈哈,记性总是这么好。
总爱想到以前,如果啊如果有如果。
如果我早点遇到你呢?
回忆这个臭傻逼。
呸。


女生们都喜欢打篮球的男生,有人研究过、瘦高又爱打篮球的家伙们在校园泡妞的难度几乎为负数。
这我特么的也知道、但臣妾我压根做不到啊。
我不爱打篮球的原因很好解释。
我身高一般、弹跳一般、再加上半残的近视,偶尔玩这个也属于实在没其他别的运动自我娱乐的范围。
所以你大约能猜到我打篮球的水平。没错,也就能三步上篮的地步。
还得没人防守的前提。


虽然我不打球,不过关于SD这部漫画,看了还真有好些遍。
少时的漫画书、动画片。有了万能的网络后,搜罗到它的作者故事、漫画背景、高清重制版本、以及日语原版、补充的剧场版等等。
我还会画画、照着漫画书完整的临摹下来,送给当时心爱的女生,都有满满的成就。


小麦问我最喜欢这五个里面的谁,我犹豫了下,樱木张狂、流川冷酷、宫城逗比、队长木讷。
都不符合我如此闷骚又自负的菜。
啊哈,就是你了,小三。


三井有的是天赋、年少轻狂恣意浪费的好时光,他都记在心上。此后的时间,他也在努力的追赶上大家的脚步。
动画片其中一集,湘北对战翔阳、三井体力到了极限、旧日的记忆一幕幕涌上心头、动画片非常罕见的用了整整5分钟来回首往事。
而这幕回忆后的bgm正是这首歌曲—《直到世界尽头》


直到世界的尽头 也不愿与你分离
曾在千万个夜晚许下心愿
一去不回的时光 为何却如此耀眼
对憔悴不堪的心落井下石
渺茫的思念
在这悲剧的夜

词/上杉升
曲/织田哲郎

112740373570c0ee88l

校花的故事

在我转学到镇上的中心小学之前,我甚至还不大明白还有“校花”这个称谓。

你必须理解一个十几岁的乡土少年,当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在玩弹珠、收集洋画、玩泥巴的时候,似乎还不会注意到女同学们的脸蛋有多漂亮。尤其是这群姑娘跟自己一样,都穿着灰色的带着补丁的大人的衣服。

四年级的时候,我爹妈花了不少心血,努力把我送到了镇上最好的小学读书。很快,我认识到,这里不仅有五层楼高的教学楼,还有一个全校最漂亮的女生,她叫校花。

校花是我们二班的班长,在一群四年级的小学生脑子里,能成为校花,除了有漂亮的脸蛋,还要有漂亮的衣服。校花的爸爸在法庭工作,她家境优越,经常能穿着粉色的合身的衣服,这在90年代末的校园里,必须是让人羡慕的。

作为最漂亮的姑娘,在一群男生课间玩双杠的时候,校花总能成为这群屌丝永远也乐此不疲的话题。比如,隔壁几班的坏小子某某某在追XX 啦,那个成绩不好的打架王又写信她啦。

XX是校花的外号,带有一点的恶意,不会有人喜欢这个外号。

老师也很喜欢校花,校花美丽大方,成绩良好,家教出色,几乎挑不出缺点。但老师们好像永远都不知道,为什么男生们看起来都不那么喜欢校花,而都喜欢直接喊她那个恶意的外号呢。

为此,校花哭诉了好几回,班主任甚至明令禁止同学喊校花这个外号。

四年级的手工课,我把一张纸上的中国地图按省份原样剪下来了,并在不对照地图的情况下,用胶水把它们一个一个拼成了一张完整的中国地图!(好吧你要理解小学四年级学生的平均智商,这在当时的确是了不起的手工作业)老师甚至把我的作品,这个拼起来的、而且东北三省跟内蒙古交差的地方贴错了的中国地图,放到了教室后面的荣誉墙上。

当然,东北三省跟内蒙古交差贴错了是校花告诉我的。

那天在学校篮球场,早操后,校花走到我旁边说,“陈洁,你的地图有地方贴错了哦!”我虽有点尴尬,但显然还不太习惯说谢谢。而校花出现在我周围,几个偷笑揶揄挤眉弄眼的屌丝马上围了过来,并勾肩搭背满怀期待的看着我。

为了不让这些不怀好意的眼神们失望,我装了一个大B,翻了一个白眼“X X,关你屁事。”

校花愣了愣神,眼神里的失望,像下雨前巨大的乌云。

而我,俨然成了这群屌丝们的英雄。因为,我对校花说了关你屁事!他们不得不佩服我,让我自己都开始飘然。

这是校花第一次跟我讲话,也是最后一次。她很快就转学去了县城,我喊他X X的事,她也没有告诉老师。我也逃过了一顿来自班主任的皮肉之苦。

当然,校花转学之后,我似乎只忧伤了三天半。因为很快我分了座位,新同桌的漂亮姑娘很快在十一岁的呆子心中,取代了校花的位置。

ps:

现在的我能够理解当时男生们的想法。因为,

在同桌男生多偷看某女生多几眼就能传遍全班的情况下。每个男生,必须勇敢的不承认自己心中认为最漂亮的那个脸蛋。比如我,比如更多跟我一样喊校花为X X的屌丝们。一旦让这群同样喜欢校花的屌丝们知道了你竟敢喜欢校花,屌丝们的嘲笑讥讽必会让你崩溃的。

因为得不到,因为不敢想,因为不敢让人知道自己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似乎有点恍然大悟,不敢努力的屌丝们最好的朋友永远是自己的右手。这也似乎能解释,为什么小学中学校园的坏小子们,才能追到美丽的初恋姑娘。

十多年后,希望这个道歉,还不算太晚。

“对不起。”

chan的故事

我的前前东家卖座网是个新潮且有浓郁创业风格的公司。大抵是老板们既年轻也都出自企鹅的缘故,这儿的气氛一直都很轻松和谐年轻有爱。
作为一家有格调的公司、即使总共才3 50来人,人少逼格不能少,同事彼此之间的称呼也必须用英文。
办理入职的时候,hr给了我一支笔,要求写下自己的英文名。如你所知、当其时的我也并无多少学识,是个标准的山炮。老老实实的拿着笔写着自己本名的拼音。CHEN JIE。
未几,再看看其他入职同事都开始介绍自己是may、johnny之类的,我去、这尼玛不是拼音名啊。
当然这可难不倒我、老汉我急中生智,拿过笔来,划掉JIE,E改成A,擦擦汗这也算是标准的广式英文了。

自此、我也开始习惯喊他们“rose,等会去不去打球?”“table,一会去吃啥?”以及大家天天喊我“钱”“钱”“钱”了。
打这时候起、我的手机上除了二狗、铁锤、王钢蛋们,又多了一堆jesen、kevin、rose、susanna等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
除了收获了这个拗口别扭的英文名、在卖座网其他打眼都能看的到的好处是:上班时间6小时、来去不用打卡、迟到多久都不扣钱、上班可以打cs、包括请假都照常发工资、三两个月不到人事小妹就开始问大家投票下次活动旅游去哪里游玩。

往后好长的一段时间里,哥是如此的怀念它。就像被关禁闭的囚徒怀念偶尔放风的权利一样。原因只因我当时所在的Z公司比山炮的自己更山炮,Z公司不仅禁掉QQ不让登录,老板整天也不管啥事、唯一一大乐趣是没事闲逛检查员工们有没有在看新闻。
想起自己曾大大方方的刷新闻资讯、去豆瓣泡小清新、没事码字憋豆腐、跟之前的boss们一起打cs,再看此情此景着实令人唏嘘。

来到Z公司之后,我几乎都忘了英文名这回事。除却公司原因,更重要的可能是,大家都习惯喊我呆子了。

直到有一天,我打开电脑,后面一声惊呼传来。
“为什么你电脑上有我的名字,暗恋我也不要这么明显好吗?”

我回过头,重新认识了这个脸上永远挂着盈盈笑意、而且也叫chan的姑娘。
wpid-img_20140320_184625

Time to leave

真相虽然残酷
但这一切的发展
都是自己一手作孽
怪不得别人

我还是我
但已经很难面对这些事了
特别是每天都眼底的情况下

也许
真的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再见

ps:今天是情人节 一个很搞笑的日子 虽然我从来不过这些节日

如果世上只剩你我

我倒不是真的很讨厌这本书
这本你曾对她亲手绘的书

只是这涩涩的晚风
又掀开了一页
看到那写有你名字的字
我的心在痛

就算世上只剩下你和我
其他的人们 都消失得不见了
即使这样不得已 的情况下我恳请你
你还是 不会 选择我